媒体报道 MEDIA REPORT
媒体报道 >> 详情
苏河汇创始人罗钥:这是最好的创业时代 admin 2015年8月13日

本文来自上海商报记者李墨天、顾英对苏河汇创始人罗钥的专访。

今年六月,上海市工商局发布了《支持本市众创空间发展的若干意见》,给了众创空间法律上的“身份证”。紧接着,长宁区核发了上海市首家以“众创空间”为字号的企业——上海苏河汇众创空间管理有限公司。作为国内知名的投资孵化相结合的综合型众创空间,苏河汇一直专注于培养和投资早期创新创业项目。从2012年至今,近200家创业公司获得苏河汇和其合投伙伴累计2个多亿元的天使投资,而包括麦客、丸子地球、奇怪果园等创业项目都相继获得了千万级的后续融资。

“众创空间”意味着什么

    在没有“众创空间”这个字号前,苏河汇一直用的是“投资管理公司”的牌照。

    在苏河汇创始人罗钥看来,“众创空间”带来的最大好处是企业注册方便了许多,它让企业注册突破了物理空间的限制。“以往苏河汇孵化项目注册公司,只能按空间划分来办。比如我这里有10间办公室,就只能注册10家企业。但现在无论是一家两家、还是100家企业,都可以注册在众创空间。”罗钥说,“同时市工商局的电子营业执照试点也在众创空间开展,这就意味着以前要一个月甚至一个半月才能拿到的营业执照,现在一到两周就能申请下来。”

    据罗钥介绍,以往创业者注册公司得先有场地,凭物业租赁协议才能办理执照。“现在两三个人一个团队,拎包就可以入驻苏河汇办公。成本和门槛都降低了。”罗钥说。

    当然,无论是“投资管理公司”还是“众创空间”,苏河汇所做的一直是创业服务。除了互联网创业领域的早期投资,苏河汇还在上海、北京、成都、杭州等地建立了总面积超过20000平方米的创业孵化器,为创业者提供办公场地、财务、技术管理等一系列服务。

    此前,罗钥主导推出了“苏河汇育成计划”——10到20家创业团队入驻苏河汇进行集中孵化,苏河汇则提供20万元的启动资金,换取4%股份。“一开始我们定的是8%,后来发现4%更加合理。”罗钥说,“孵化结束后,优秀的项目我们还会进行300万元左右的追加投资,同时通过路演的形式吸引新的投资进入。”

    此外,苏河汇还会定期邀请投资机构与创业者举办“Family Night”主题分享活动。在罗钥看来,创业者并不缺少对创业的热情和执着的信念,他们需要的是经验和社会资源的积累。“很多创业者在创业初期都会面临这样的问题,就是不知道去哪里找投资人,产品遇到问题不知道怎么处理。Family Night的作用就是通过活动让大家分享自己的经验,结交新的朋友。”罗钥说,“我希望营造出一种苏河汇文化,让创业者找到坚持向前的源动力。”

苏河汇是“第三次创业”

    在罗钥看来,其实自己也是个创业者。2012年创办苏河汇是他的第三次创业。

    “2005年的时候我第一次创业,跟朋友一起做手机游戏。”罗钥说。在他看来,当时选择创业纯粹是“走投无路”。“2003年我从成都电子科技大学毕业后一直在打工,结果两年里一共被炒了四次。第四次被裁之后一直找不到工作,所以我就想干脆去创业吧。”

    不过这次的创业经历并不算顺利,“几个人做出的小游戏,肯定不会有市场,所以只好再去打工。”罗钥说。

    2009年的时候,罗钥赶上了山寨手机的崛起,开始帮深圳的手机厂商做设计和制造方案,但当时整个行业竞争很激烈,压货严重,一个手机主板只卖10美元。资金链一断,创业失败了。

    又一次失败的罗钥去了一家西班牙的投资公司。“没办法,失败了就回去打工呗。”罗钥说,“公司主要做种子投资,钱投进去,帮助项目成长。我当时的工作是研究美国的孵化器,在这个过程中积累了很多经验。”但他觉得公司的理念与自己的风格并不统一,“欧洲的投资机构喜欢求稳,控制风险。但造成的结果是效率很慢,很多时候等到决策出来,菜都凉了。”因为这些原因,罗钥经常会与同事发生分歧甚至争执。

   “结果我又被炒了。”

    2012年6月,罗钥向朋友借了20万元,又出来创业了,也就是苏河汇。“我觉得创业会改变一个人。很多创业者习惯于想当然,觉得事情都会像自己想的那样。但只有真的到了什么事情都要自己来搞的时候,才会发现创业的艰难。”回顾自己的创业经历时,罗钥这样说。不过在他看来,如今的环境对创业者已经友好了太多。“创业现在已经变成教科书了。”罗钥说,“我当初创业的时候哪里有这么多的政策和服务?当时连风投都很少,很多创业者都是用自己的钱或者借钱去创业。”

    罗钥觉得自己应该不会有“第四次创业的”经历了:“做苏河汇,是帮助创业者,我觉得能做一辈子。当然我自己也能获得回报。”

上海的氛围并不比北京差

    今年五月,苏河汇孵化器落户北京创业大街,罗钥希望把上海的投资孵化模式搬到北京来,继而向全国拓展。

    在互联网创业圈,大家喜欢把北京和上海的创业环境拿出来作比较,北京的创业氛围好过上海似乎也成了一种共识。

    罗钥并不认同这种看法。“我觉得只能说两地创业的方向、风格有所不同,并不能说上海的创业氛围一定比北京差。”在他看来,上海创业公司总是更愿意去创造实际的价值,而北京互联网公司对于布局情有独钟。“北京的创业公司喜欢做大、做规模,所以北京的创业项目往往社交产品居多。上海的团队更加务实,看重盈利,做衣食住行、消费类的产品比较多。”罗钥说,“这种差异造成的结果往往就是北京的项目声势造得很大,行业聚会也很多。相比之下上海的创业者就显得低调很多了。”

    此外,罗钥觉得大量的创业媒体帮了北京大忙。“实际上大家都在创业,但是像36氪这种知名的创业媒体很多都在北京,所以给人们的感觉是创业者都在北京。”罗钥说,“另一方面就苏河汇观察北京上海两地创业者的年龄结构还是有些差异的,北京的创业者25岁以下的居多,作为年轻人,特点就是爱张扬、造势。而上海创业者平均年龄则在28岁左右,更加成熟,也更低调。”

现在是创业的最好时代

    对于投身互联网创业的创业者来说,现在是最好的时代吗?

    罗钥给出了肯定的答案。在他看来,无论是政府的大力扶持,日益成熟的风险投资和方兴未艾的股权众筹,还是各种各样的创业园区和孵化器,对创业者来说都意味着前所未有的巨大机遇。“以前没资金、没政策、没服务,创业者只能闭门造车。从外部条件来说,现在的环境比从前要好太多。我觉得我自己从一次次失败到现在——还算成功吧——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罗钥说,“另外,新技术、新商业模式不断涌现,对于创业者来说这都是新的机会。尤其是现在的经济形势并不是很好,在这种情况下才更需要不断的创新。”

    但需要正视的是,伴随着互联网创业的兴起,人们对“泡沫”的顾虑也从未消退。尤其是近期“中国特斯拉”游侠汽车和“天使估值超过6个亿”的云视链引发的波澜与争议,也让这种隐忧再度显现出来。“我觉得对待这类事件还是应该更加理性、包容一些。”罗钥说,“我们不能因为这些孤立的事件就全盘否定创业者。无论是游侠汽车还是云视链,至少都是有自己的产品的。我相信出现这种状况有可能是因为团队太年轻、欠缺经验导致的宣传上的失误,但我们不能凭这一点就妄下定论。”

    实际上,互联网行业的浮夸风一直存在,各类夸大数据、夸大融资金额、夸大市场用户基数等现象时有发生。不过罗钥认为投资人的资本属性恰好决定了其中的理性成分。“实际上很多时期、很多行业都会有泡沫出现,我相信自由的市场机制一定可以淘汰泡沫,大浪淘沙始得金。”罗钥说。

    不过,面对信息造假到了公然嘲讽民众智商的地步,罗钥的态度也很坚决:“对那种纯粹忽悠人的所谓创业,我们一定要坚决抵制。”

风险投资依然有想象空间

    从创业者到投资机构创始人,罗钥见证了风险投资在中国从无到有、从稚嫩到日趋成熟的过程。

   “其实一开始都是政府创投机构,在开发区内设立创投基金,投资高科技企业。近几年才有一些科技企业在成功之后在国内成立天使投资公司和风险投资公司,或是依托互联网发起的风险投资机构,比如苏河汇。”罗钥说。在他看来,尽管发展迅速,但较之成熟的欧美国家,中国的风险投资依然存在一些问题。

    “我觉得目前整个市场是一个哑铃形状,就是做早期种子投资、天使投资的机构很多,做后期PE投资的也有很多,但是在中间A轮、B轮投资这里,资本相对要少得多。这就造成很多创业公司在A轮和之后的融资时会出现一些困难。”罗钥说,“实际上中间阶段的资本可以再丰富一些。早期投资机构由于规模比较小,可以采取抱团合投的方式,这也是苏河汇正在开展的工作之一。”

    对于兴起的股权众筹,罗钥认为其中领投人的身份至关重要。“我觉得领投人还是应该由专业的投资机构来担任,因为个人作为领投人,是没有精力去做后期的管理的。”罗钥说。另一方面,他觉得目前很多平台上参差不齐的项目质量制约着众筹的发展。“作为个人投资者,一年要投100个左右的项目,才能有回报率,这就要求平台对项目的质量和数量都有保证,不过想要做到这一点并不容易。”

    “我是情愿来做领头人的,我会想把我最好的项目开放出来,让大家一起来参与。”罗钥说,他始终相信股权众筹的未来,欢迎无论是专业的还是业余的投资人,都加入到众筹队伍中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