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苏河帮 >> 详情
总经理之路 作者:admin 时间:2013年7月19日

By苏河汇一期壹锦创始人朱文健

之所以很多经验可以被称为经验,因为经验就是-经历过被验证的,是一种逻辑和规律。时间地点事件可能已经改变,但规律不变。

我的一些经验逐渐总结为规律,故而,作为团队一员,我有义务分享给你。

也许有一天我们终将各分东西,但这些规律,会在你我身上体现。

我大专三年毕业后,去了深圳。在睡了一周的公园后,我找到一份港资做来料加工网球拍的公司工作。我们被统一安排在24人的大房间内,顶楼,楼下5层是车间。每夜10多下班后冲凉后,就一张小床上,整夜不能关灯。早晨6点即起床吃饭开工。

我在包装车间,两条流水线,员工加起来近30人,每天的工作都是重复的。上洗手间的时间是掐秒计算滴

我做车间主管,要管理30人。

30人都是初中毕业的,还有14岁左右出来工作的,可能小学没毕业。

每天工作时间大概是10小时左右,2班倒。

我是7点到夜里11点。我的薪水是在原来基础上加了100,即300+100.

在深圳呆了7天左右,找到工作,进入一家代工(OEM)世界知名网球拍的台湾工厂。当年深圳那里都是三来一补的国外工厂,往往是一座5层高的厂房就是一家公司,到处是工业园区,工厂林立,旁边就是知名的内衣工厂安莉芳。对面是东湖医院,在2003年度非典中很出名。

每座楼之前都只有不过5米的距离,20-30座楼算是一个集群,一般在3-4座楼有个底楼一层是食堂,每天早上,中午,晚上,人群像苍蝇一样密密麻麻,从上面看下去,除了脑袋,还是脑袋,分不出那女,全部穿着工作服,挂着工作牌,有的还带着帽子。

相比现在的富士康,我们那时没有人跳楼,真的是神了—我们的居住饮食和工作,比之富士康,那简直是云泥之别。比之现在的农民工还不如,但是,锻炼了我们的积极心态。

20+个人一个房间,是在大楼的顶楼加盖的板房,暴热,每晚10点多下班回来,房间里可能已经臭气熏天了,没有空调,还有磨牙的放屁的,当时整个工厂200多人,只有我一个是大学毕业生,其余全部是初中就离家出来的,大部分是潮州和湖南那里的。说梦话的还有很多是粤语,我也听不懂。最可恨是整夜不关灯,我就睡在日光灯下面。旁边是晾晒衣服的,扯了很多绳子,再旁边是冲凉房,很小,男女分开,就是一光秃秃的水管,没有花洒,只有晚上才可以冲凉一年四季全是冷水。

早晨6点起床,冷水洗漱后到楼下食堂吃饭,1元钱一份,稀饭或者米饭,没有馒头,加上一些小咸菜。完了后到公司准备开工,7点半集合,公司主管经理训话,每天都训,台湾人,在队前走来走去,经常说两个字—勒色(垃圾)一直在骂我们的。我是5楼包装部的主管,但是一样每天听他骂人的。

中午12点到1点是吃午餐的时间,1点前必须进场,迟到就是严格的罚款。晚上是6点到7点,7点后要加班,我在这里几乎没有不加班的晚上。中午和晚上也是一元钱吃一顿,所以一天三元钱。

但是,一天三元钱的结果是你的营养严重缺乏。我那时瘦弱的比猴子还猴子。

夜里下班后我们经常在楼下小卖部那里买百事喝,1.5元一瓶,然后炒一客河粉,3元钱,浓油赤酱啊。我对河粉一直没有了兴趣就是从那时开始落下的习惯。满街上都是一些年轻人,在身边晃来晃去,你感受不到一丝温暖,这里几乎没有北方人,都是南方的,好像我们不是一个国度。

在这家公司—深圳昌盛体育用品有限公司的工作是我真正意义上的第一家公司,来自台湾的投资透过香港的资金在深圳设厂,进行世界最知名网球拍和羽毛球拍的代工生产,每个月的生产量大概是8万只左右,每天都有不断的货柜车拉出关外。在深圳我第一次看见那么多的货柜车,全部都是很长的那种。若干年后我在大连去中海航运公司洽谈物流的时候,当年深圳给我的一些关于货柜车的知识就用上了。

我是公司里第一个内地来的读过大专教育的人,所以第一天就被叫到一楼的经理室,被任命为5楼包装部的主管,负责整个5楼的所有工作。每天早上进行所辖员工进30人的集合,协助训话,分派工作等。在我的车间,共有2条生产线,4楼上来的半成品在这里进行烤漆、晾干、拉线、握把带缠绕、矫线、称重、剪线、QC、装袋、装箱、封箱、堆箱、登记、出货。

上午7点多进车间,中午出来1小时吃饭,晚上6点吃饭,7点加班,到夜里10左右,每天几乎14小时左右。印象中只有一次是晚上没有加班的。那时年轻,不觉得多累,除了体力上,精神上还是很饱满的状态,同时很认真对待工作,我知道我们一无所有,一切都靠自己的,靠自己的表现,尽量获得别人给自己很多的指导。同时,在外资公司,我们作为内地人,一直都被看不起的在那个年代,所以憋着一股气,想证明自己。

那里经常在夏天大雨大风,所以每次晚上下班后,哪怕是炎热夏季,都是必须把所有窗子关上,也养成习惯,检查所有水电等包括地上的一些小垃圾。前前后后转两遍后我才离开车间。

8月的一天,下午6点,已经出来吃饭了,忽然开始暴雨,我知道所有人都在吃饭,但是窗子没有关上,而我们的产品是怕水的。根据公司制度,所有人都在下班时间,所以,遇到此类情况,产品被雨淋湿,也不关我们的事情。

看到大雨来临,我第一反应是那些产品,所以那天我没有吃饭,立即返回车间,一个人将所有窗子关上,关完所有窗子,那些又大又沉的窗子,我已经大汗淋漓,此时雨越来越大的,我一个人坐在车间里,气喘吁吁。

搁在今天我还会去关窗子,只是我会叫上我的团队伙伴一起去,毕竟这是我们一起的事情。那时我的想法是大家都没有吃饭,所以不忍心。这就是我的管理团队的经验逐步的累积。

那年我23岁刚刚毕业(我复读一年),我没有任何成熟思想,我只有简单的朴素的认知-我今天所做的对得起老板给的职位,对得起在我手下的打工兄弟姐妹(虽然现在我们加捻也不相识),自己任内绝不出现错误,学习所有业务知识。尽心尽力而已。而我经历的包装车间的一切,在后来的全日美全国第一次整合第三方物流以及仓库管理上,全部发挥了作用。

朱文健

20130716 上海